首页 > 新闻> 正文

可可西里的守望者

author: 古歌 , update:2017-06-08, view:12332

悠闲的野生动物 | 保护站成果显著

 

5月的青藏线上,过往的司机都有机会看到藏羚羊成群结队的迁徙场面,道路两旁藏野驴、藏原羚等野生动物悠闲地吃草嬉戏,公路、人、野生动物、昆仑雪山、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大自然的美丽画面。

 

 

然而20多年前绝非这样,盗猎分子的枪口下倒下了无数的藏羚羊,一个世界级珍稀物种的数量下降到不到20000头。

历史总是这样,在关键时刻总会有英雄挺身而出,索南达杰用自己的生命唤起了全社会的关注,用满腔热血呼唤出更多的人来捍卫美丽的家园。如今在青藏线上,设立了不冻泉保护站、索南达杰保护站、五道梁保护站、沱沱河保护站,还有很多季节性保护站。沿线都能看到各类警示牌和宣传告示。

 

 

6月2日,青海可可西里管理局布琼书记安排我们到五道梁保护站拍摄藏羚羊迁徙,一位老巡山队队员巴丁次成亲自开车陪同我们,他在这里从事这项工作已经有20多年,面对现在的野生动物现状他感慨地说:盗猎者的枪声再也听不见了,野生动物数量越来越多,保护站的工作环境也越来越好

 

迁徙的藏羚羊

悠闲的藏野驴

 

恶劣的环境 | “哭爹喊娘”的五道梁

 

青藏公路大货车非常多,从格尔木出发到五道梁保护站大约有267公里,说起五道梁,那是一个环境比较恶劣的地方,海拔高达4700米,风大,气温低,气候变化无常。下午三点钟,我们来到了“哭爹喊娘”的五道梁保护站,此时还是蓝天白云,吃过晚饭天气就变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雪。我们出发前在格尔木购买了蔬菜、水果、牛肉,本想给保护站的队员露一手徽菜,可是保护站的队员说,刚刚上高原还是吃点面比较合适。由此成为一个遗憾,这次没有机会展示手艺了。

这个时间已经是藏羚羊迁徙的尾声,就在他们做饭的时候有一群大约100头左右的藏羚羊从铁路边走来,我立马兴奋起来,扛上机器就出去等候这些高原精灵的到来,这群藏羚羊迂回了很长时间,迟迟不肯来到109国道旁边,最后还是躲到了山洼,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这时候天开始下起大雪,狂风肆掠,一会儿大地就白茫茫一片了。五道梁就是这样,一天四季,天气说变就变。

 

五道梁的雪

 

吃过晚饭,再出去观察已经看不到那群藏羚羊的踪影,巡山队队员说估计要么晚上过公路,要么就等明天。五道梁及其缺氧,到了晚上头就开始痛起来,想起每次登山到了C1就会这样,缓解的办法就是大量喝水。队员们在我们的房间里生了火,屋外天寒地冻,屋内温暖如春。借此机会我开始给喜欢摄影的队员讲解相机的操作和入门的摄影指示,从他们的相机里看到了很多精彩的照片,这些照片并非是一般人能拍到的,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在他们的相机里栩栩如生,透过LCD屏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尽管在构图上和用光上还存一些缺陷。

 

巡山工作 | 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

 

巡山工作是很艰辛的,有时候汽车会陷入沼泽里,需要采取人拉肩扛才能脱困,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他们并没有因为辛苦的巡山而放弃对高原美景的艺术追求,野生动物就是他们最好的模特。为此,我和格尔木的摄影协会负责人何老师说好了,把这些热爱摄影的巡山队队员组织起来,培养和提高他们的摄影水平,定期举办《美丽家园》的影展,透过镜头反映出可可西里的美丽与魅力,记录我们的巡山队队员们的工作与生活。

 

 

那一夜我为了查看天气起来了三次,都是大雪纷飞。6月3日早上,天继续下着雪,看看天空没有一点停歇的迹象。巴丁次成建议我们到索南达杰保护站看看,如果那里的天气好就在那里调整计划。

当我们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天气依旧不变。我们的早餐就在这里开始了,巴丁次成亲手做糌(zān)粑给我们吃,看到他做糌粑的举动使我想起十年前我去西藏的时候,记得也是一位牧区的藏民给我做糌粑,其他几位队员都不敢吃,只有我吃了,那位藏民对我更加亲切。糌粑的热量还是很高的,在高原上吃对提供身体能量有非常大的帮助,它含有碳水化物、糖和奶酪。

 

 

索南达杰及沿途保护站 | 既护动物亦护人

 

索南达杰保护站是青藏公路上最大最繁忙的一个保护站,它不仅要承担保护各种野生动物,还要担任讲解和介绍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工作,每天在青藏线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大家都喜欢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停下来休整,像是一个高原上的大家庭。

 

 

我们去的时候副站长龙周才加和巡山员呼斯巴义尔当班,龙周才加是一位年纪很轻的保护站负责人,对人热情,落落大方,每当有人参观可可西里申遗展览馆时,他都会主动向来客介绍可可西里的变迁,这个展览馆里的动物标本都是他们亲手制作的,标本的来源就是那些死在高原上各种动物,巴丁次成指着一头野牦牛的标本说,这头野牦牛就是他从山里拉出来的。

 

 

索南达杰保护站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那就是救治和养护每一年在卓乃湖落单的小藏羚羊,等到它们强壮了再回到它们应该去的大自然里。龙周才加给我发来一些照片,有一张特别温馨,直击人心。他盘腿坐在草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小藏羚羊,腿边靠着他窝着两只小藏羚羊,脸上露出憨厚的微笑。

 

铁汉柔情-龙周才加副站长与三只小藏羚羊

 

能来到可可西里的人都有一点故事,我们索南达杰保护站还遇到了一位被龙周挽留下来的骑行青藏线的大学生,他来自江西一所大学,到现在为止已经骑行了滇藏线、川藏线,现在正在完成青藏线的骑行。因为天气发生变化,龙周才加副站长请他在保护站留宿,免费吃住,等天气好了再走。所以,沿线的保护站不仅在保护野生动物,也在保护着过往青藏线的人。

 

藏羚羊产羔 | 缘何长途跋涉至卓乃湖?

 

龙周才加副站长告诉我,卓乃湖现在一定很热闹,几万只雌性藏羚羊在那里产羔,此时的保护站已经入驻了巡山队队员。卓乃湖海拔高度近5000米,是藏羚羊的天然大产房。每年的六、七月份,大量的藏羚羊长途跋涉到卓乃湖,平日里寂静的卓乃湖一下子沸腾起来,藏羚羊每天早上来到湖边,它们的叫声唤醒了睡梦中的巡山队队员,新的一天开始了,队员们四处观察,如果有离散的羊羔或者是无法站立的羊羔,他们就把这些弱小的藏羚羊带回来,最后转运到索南达杰保护站喂养,直至可以独立生活回到大自然。与此同时,一些食肉动物也开始蠢蠢欲动,狼、狐狸、棕熊、猎隼等,刚刚出生的小羊羔和产后虚弱的雌性藏羚羊都是它们攻击的目标。

 

 

有一个现象至今科学家都无法解释,那就是为什么藏羚羊要千里迢迢的来到卓乃湖产羔?藏羚羊产下羊羔后就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回迁历程,与来的时候不同,回迁的规模浩大。它们经过长途跋涉又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可是昔日的伴侣已经再也无法相识了,于是再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不知道是不是藏羚羊自然形成的物种优化的方式,极有可能有就是它们长途迁徙到卓乃湖产羔的原因所在。

我们回来的路上,看到道路两边有很多的雄性藏羚羊悠闲地吃草,不时仰天长啸,像是在呼唤伴侣的早日到来,它们的团聚还要等待到八月份,那个时候青藏公路上将上演荡气回肠的藏羚羊回迁大片!

 

 
美丽可可西里 | 申遗成功指日可待

 

6月7日,青海省省长王建军视察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听取了可可西里管理局党组书记布琼的工作汇报,并向他献上哈达。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党组书记布琼(右一)怀抱藏羚羊幼崽

 

王省长献哈达

 

2014年青海省启动可可西里申请世界自然遗产程序,2016年10月,世界自然遗产评估机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委托专家卡洛•奥索拉、齐麦德奥齐尔•巴扎萨德对可可西里遗产提名地开展了为期10天的现场考察评估,这是对可可西里申遗的一次大考。“大考”之后,可可西里申遗进入了倒计时阶段。我们期待着这一庄严的时刻,它的到来是对千千万万个为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而奉献的人们的肯定与褒扬,也是告诉全世界,可可西里是地球上最美丽的自然宝库!

 

 

图片来源:布琼书记、蒙克、古歌

撰文:古歌

喜马拉雅国际山地电影丨HIMF

怀着对大自然敬畏之心,释放人类的原始野性,不断地挑战自我,尊重和帮助他人,培养责任和勇敢,懂得和珍惜生命的意义,呵护山野环境。

精彩评论
新闻
last news
^
调试信息:root:/,日期[1540109081]模型[] 模板[] 类别[1] ID[63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