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人物 | 北极的冰急剧融化,最后一个徒步到北极的人会是他吗?

author: HIMF , update:2016-10-20, view:2059

在他最近一次到世界之端的旅途中,极地探险家Eric Larsen一路摸爬滚打,跋涉前行,有时还得在冰冷刺骨的海里游泳前行。他表明道,他会是最后一位徒步走到北极点的人。

2014年3月,Eric Larsen和Ryan Waters开始了路程为500英里,从北部埃尔斯米尔岛穿过北冰洋的雪地和寒冷的海洋,有时在暴风雪的条件下的北极徒步之旅。 雪橇上载了600磅的装备用品,Larsen和Waters意在打破无辅助无支援北极徒步行的世界最快纪录。

但他们并未完成目标,但在这50多天的时间里,Larsen,一个已经到达北极点三次的探险家和著名登山家Waters到达了北极点,并亲眼看到气候变化对北极的影响。 Larsen预计,这将是最后一次在没有任何辅助情况下,人类到达世界的北极点。 他说:这一扇窗户正在关闭。 所以他决定写一本关于此次经历的书。 《如履薄冰》(On Thin Ice)描写了他徒步到到世界上最遥远孤寂的地方所作出的牺牲和努力。 本书近期将会出版。

美国Outside杂志访问了Larsen,邀请他畅聊在北极绝地逢生的遭遇,对北极的认识以及在“跑步机”般的冰川上徒步的体验。

(O代表Outside,L代表Larsen)

O:你为写这本书用了一种很彻底很真实的方式。

L:是的,我想以一种真实的方式来讲述故事。 我要深入的去了解去发掘它的真实面目,而不是去刻画它。每个人都想刻画得很强、很man、硬汉形象,像个传奇一样,但这不是我的风格。

O:你让探索北极的看起来很艰苦。

L:我的旅行就像是淘气儿童的冒险,没有任何光环,只有奥林匹克般的精神。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随心所欲的。 充满着无聊的苦难和一成不变的风景。 对这个旅行就像心里有根刺似的,总想拔出来。我知道这是个有趣的旅行,但很难让一般人感兴趣。

O:你在全球各地的极寒之地都有过探险-- 珠穆朗玛峰、南极、北极两次。 为什么要写一本关于这次旅行的书?

L:我的想法是:这是在地球上最困难的探险旅行,一个很少有人了解的地方,这可能是史上最后的一次。 我想以最艰难的方式赴这趟旅行--没有支援和辅助,通过这本书这种方式让人们了解北极。

 

O: 我知道气候变化正在融化北极的海冰,但是是什么让他人不能再徒步到北极呢?那里的变化是怎样的?

L: 2006年,在我第一次探险的时候,我们在冰盘滑雪两个小时,才会碰到裂缝什么的。2014年,半个小时就会碰到。冰更薄了,更容易破碎,表面变得更粗糙。它是破碎的,随处漂泊,你不是在平坦的冰地上滑-你得蜿蜒前行,节奏缓慢。

从常理上来说仍然是可能的,但问题是,Kenn Borek,唯一的去往北极的商业飞行公司停止了飞行,那里已经没有了积年的冰盘可以让飞机安全着陆。此外,季节的长度大大缩短,我们这次截止日期是5月4日,以前是在6月。

今年春天还有另一个团队尝试探险。我认为正常条件下,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北极探险的成功率甚至低于K2--大概只有20%。在过去15年里的30次尝试,大概只有9次成功。

 

O:跟我讲讲在冰川上的一天吧。

L:关于北冰洋你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这很难描述,因为你在一个不断漂浮,不断变化的冰面旅行,体验过的人凤毛麟角。 这些巨大的冰块,大概有五英尺厚,他们不断裂开,又碰撞在一起,然后又四处漂浮,他们由上百万块海冰组成,最幸运的就是冰面是平坦的了。整日的行走使得我们的腿充满乳酸。而且,冰块不停朝南漂浮。

 

O:这太不可思议了。你们是怎么应对的呢?

L:这就像在跑步机上。 最后一天,我们花了8个多小时才走了3.5英里。 我们在冰块中遇到裂缝,就游过去,但到另一边,却发现距离更远了。所有冰块都在向南移动。眼睁睁的看着GPS定位要到北极点却又失之交臂,简直太令人抓狂了。

 

▼ 

O:你在冰川间的裂缝游泳吗?

L:是的,我们有防水服--保护性能很好,而且能增加浮力。

 

O:情况听起来很恶劣。

L:这还不是恶劣的,因为我们有足够多的练习。你会遇到一些更恶劣的情况,特别是当你很累的时候。有一次,我累得甚至无法游出水面,非常的可怕,之后在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疲惫的状态。一般游过一个裂缝需要半小时到一小时。处处都很艰难,到了水中更是如此。而且水很容易从脸部流入身体,身体的温度就会下降。每游一次,耗费更多的精力,也就愈加危险,这样进程就会变得极其缓慢。这真是个完美的大遭遇风暴,没有容易二字可说,也从没有说“我们会游过去的”这样的心理,就算你游过50次,第51次时还是有很大的压力,任何时刻都是千钧一发。你又必须要游,因为你不得不游。

O:这比任何其它地方都难吗? 甚至比珠穆朗玛峰更难吗?

L:喜马拉雅山环境恶劣,但总体来说比较干燥。但北极的寒冷和潮湿,可以摧毁一切。此外,就算你经过8-10个小时艰苦卓绝的行进之后,迎接你的永远是残酷的环境。

这对身体已经很难承受了,而且对于你的恐惧、不确定和未知的思想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对于身体上的不舒服或疼痛,你总能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思想,一直在左右着你的身体,每一个头脑做出的决定都能直接影响到你的生存能力和生存意志。

 

O:和南极相比呢?

L:南极洲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很多情况是相反的。这是实情,南极洲是大陆。南极洲的所有雪和冰都是在陆地上。但你在北冰洋,站在冰块上,你能切身感受到脚下的移动。

南极洲也是一个沙漠,所以它非常干燥。如果你夏天在那里,夜晚睡在帐篷里,你会感觉还蛮舒服的。这是南极的一个小秘密,有的时候当太阳出来,你甚至可以躺在睡袋上。当然,它也有它自己的方式刮着猛烈的风,带来严寒恶劣的环境,也有它自己非常不可预测的一面。那条路线曾经有人成功过。对我来说,即使是爬上珠穆朗玛峰,我知道有那么多人曾爬上过,只要我想我在的这条路线大家知道,这就给了我力量。这就不会让我紧张,在南极洲也是一样。

Ryan,和我一起的伙伴,是我的铁哥们。他曾创下历史上最远的无辅助的南极洲大穿越记录。在我们的北极徒步之旅中,他就好像“我觉得在这里就像在幼儿园一样。”这里的环境该是多么的恶劣。

 

 ▼

O:你曾说过当飞机着落时,你感到一阵悲伤,因为你会思念那种孤寂的滋味。 在这样的两个月探险后,回归正常生活会很难吗?

L:这就是特别之处。经历这些激烈的时刻,回到了阳光积极的一面,会让你感觉很强大,很美好。在地球上有着最恶劣环境之一的地方寻求到一点舒适,这真的能赋予你很大的力量。

之后,我觉得我不能再回到那里。太疯狂了,有时候我会想,我是怎么了要找虐受?简直不可理喻!我的妻子Maria,她压力也很大,因为她要承担起家里的责任,独自照顾好孩子。但不久那种冲动又会回来,这很难描述。

O:最后一件事。你在书中说你讨厌冷,这好像不着边际。

L:跟很多人一样,我不喜欢冷。纽约的人们冬天不得不去到寒冷的室外我都为他们感到悲哀。寒冷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让人难受。我喜欢在寒冷中寻求温暖,这是一个挑战。

 

 

文章来源:outdoor magazine,感谢作者!

编译:Melody

精彩评论
档案馆
last news
^
调试信息:root:/,日期[1623787027]模型[] 模板[] 类别[11] ID[63833]